四分衛 宣傳照2

缺憾讓愛更顯得完美-專訪四分衛樂團

『我寫不出來像樣的情歌 也演不好一個浪漫的人』阿山這麼輕輕唱著。熱戀時像焦糖瑪奇朵,失戀留下雨和眼淚,四分衛的情歌,伴隨著年少歲月的風花雪月,阿山渾厚且溫柔的歌聲,混著虎神直擊腦門的吉他solo,不知撫慰了多少善男信女的搖滾情懷。

1993正式成立四分衛,2000年《起來》入圍第11屆金曲獎最佳樂團提名。出道20年、從來不曾得獎的四分衛樂團,在第5屆金音獎終於拿下「最佳樂團獎」,並以〈一首搖滾上月球〉獲得「最佳搖滾單曲獎」。期間經歷許多團員,靈魂人物阿山與虎神也曾鬧翻,逝去的不捨化為創作的能量,《愛可以讓我們在一起》,重組的四分衛,在搖滾場上傳出一顆完美達陣的好球。

 

四分衛 宣傳照1

 

「四分衛以前不太敢用『愛』這個字,覺得肉麻,現在年紀大了,可以對愛侃侃而談。」阿山聳聳肩說道。雖然專輯封面是黑色的,但在我們心中,是個乳白色充滿愛的感受,今年二月的單曲也直接了當,圍繞在「愛」這個字上,這次從不同的角度切入,用反面的方式去描繪,生命之中總有許多缺憾,正是因為這些缺憾讓愛更顯得完美。愛在任何時候、任何地方都可以成立,我們不用去定義。

「四分衛這樣的大叔團,太多精采的故事可以分享。」阿山笑著說。這次新光三越主辦「搖滾名人展」收集了當兵時期寫給虎神的信,他們你ㄧ言我一語地聊著那個領信時走路都有風的年代,阿山信中還不忘提醒虎神要練吉他。虎神笑說:「阿山是英文小老師,都會幫忙我翻譯國外的英文歌曲,當時不知道他會唱歌,只知道跳『霹靂舞』很厲害。好險阿山當時不是加入舞團,不然就聽不到四分衛了」

 

四分衛 宣傳照3

 

四分衛剛起步時,表演機會很少,樂團數也很少,四分衛走得前衛,還遭路人捂著耳朵經過的洗禮,就憑誰的臉皮厚,才能生存。表演時常沒錢可拿,結束從冰箱拿一支啤酒當酬勞,就這樣走了很多年。聊到這次新光三越的「不插電音樂大賽」。虎神說:四分衛其實是女巫店的第一個不插電的團,即便當時很多人聽不大懂。不插電應該是用最簡單的方式,講一個故事,可以輕描淡寫或激烈高昂,講得輕鬆卻聽得沈重;不插電就是坦然誠實面對自己 。簡單最難,太多的畫面讓反而讓人失焦,不要做的太滿,留些空白。

 

 

談到年輕人玩團創作,奧迪玩笑話:「競爭太大,回頭是岸」,虎神小小的抱怨著:「現在已經不是用音樂來讓大家知道你很厲害,得用些手段,行銷自己變得更重要,這和早期扎扎實實練團,認真玩音樂的人很不一樣。樂團要會行銷是很煩的,做好音樂都來不及了。」

身為一個台灣指標性的搖滾樂團,阿山堅定的說:「我們那個年代,爸媽都會覺得玩團是壞小孩。四分衛很努力去做,當樂團的好典範,至少讓家人不用那麼擔心。我相信年輕樂迷,會需要我們來推廣玩團的正當性。以前刺客也是這樣啟發我們,很多表演『難得』,每個時期都曾有人影響你,這些人有可能改變你的一生 。四分衛每場演出想要有一個主題,希望都讓人記得,沒有缺憾。」

 

【這夏團團讚 搖滾名人展 活動移展預告】

banbanhomehero

今年夏天,新光三越將首次推出以「台灣搖滾」為主題的大型展演,歷時一年多的籌劃,邀請29組參展名人、共搜羅超過500件表演藝術創作與台灣搖滾樂令人懷念的文件、樂器、週週登場的搖滾樂團掀翻今夏最搖滾的殿堂

7/23(四)- 8/09(日) 新光三越台中中港店10F 一起參與台灣搖滾的歷史

 

 

企劃製作╱樺舍文化 inCULTURE|文╱ECHO;圖╱四分衛提供

發表迴響